常綠臭椿花季 ailanthus fordii, flower season

近日才發現香港的市區有不少常綠臭椿,因為花實在開得燦爛。  at causeway bay sports ground 銅鑼灣運動場 這高挑的常綠樹,是地道的本土樹種,但本城人對牠的認知度並非很高。 進行資料搜集時,發現這樹種的有趣事情。 首先,這是香港和東亞樹種,所以資料主要來自香港和中國的。常綠臭椿給我一個非常深刻的印象,是樹幹筆直而很高,因為在我家附近的公園就有好幾棵七層樓高。但無論《香港植物標本室》和 “flora of china” 都寫此為小型喬木。 延伸到第二點,此樹列入「香港稀有及珍貴植物」名單上,『中國境內現狀:近危』,『本種受《林務規例》(香港法例第96章附例)保護。已成功進行人工繁殖,常用作行道樹和庭園綠化樹。』。按這些資料推斷,經過成功的人工栽種,品種無論在香港的數量和高度都大有進步。 at cadogan street temporary park 加多近街臨時公園 其三,常綠臭椿又名福氏臭椿。福氏是譯自植物的拉丁種尾名 fordii。名字由來,應該是誌念品種模式標本的採集人 charles ford。福氏對香港植物研究是一位重要人物。他在 1870 年代任職政府花園部監督。文獻記載他在 1878 年宣告『植物標本室將會成立,並以他在香港及華南地區所採集的標本作為設立植物標本室的基礎。這個植物標本室更是中國首個對外開放的植物標本室。』 回歸樹木本身。此樹其實不難辨認。樹身灰褐色而且平滑,筆直高挑。葉大互生,羽狀複葉,頂生的葉簇,猶如把把雨傘。花期在年底,五枚細小分離花瓣組成花冠,圓錐花序。  此樹雌雄異株。有趣發現第四點,百度百科有此描述:『香港此樹甚多,但因雄樹的花奇臭,所以,香港只有雌性的福氏臭椿』。愛樹朋友,值得對此考究考究。 ailanthus fordii is native hong kong and east asia. i would say this native is under-appreciated. especially after some researches in the species when finding them blooming right... Continue Reading →

Advertisements

海埔姜 /單葉蔓荊 beach vitex (vitex rotundifolia)

香港的海岸植物,熟悉的有草海桐、黃槿、假菠蘿,最近認識了另一種。十一月底在東平洲正值開花時候,藍紫色唇形花,也有漂亮的葉,海埔姜 /單葉蔓荊 是也。 網上資料蒐集,有豐富的資源,美國、台灣、香港的植物網站都有記載。這多年生匍匐灌木,有指是夏威夷的本土植物,也有說原生於亞洲與澳洲。 中藥界以其果入藥,稱為「蔓荊子」。巧美的葉片,也成為人類的口腹之物,曬乾製成「埔姜茶」。還是將焦點回歸植物本身,葉的形態細膩精美:單葉對生,葉片倒卵形,頂端鈍圓,基部楔形,葉背灰白。頂生花序,藍紫色唇形花冠.。同場可見開始成熟的果子。此植物適應在沙質的土壤生長。  learnt about a species of coastal plant from a trip down at tung peng chou in late november. drawn by the pretty match of the delicate appearance of the leaves and blossoms of this sprawling shrub. description of the plant, quoting from missouribotanicalgarden.org, “broad-oblong to suborbicular leaves are blue green... Continue Reading →

山猪菜/傘花茉欒藤 hogvine (merremia umbellata)

上個月寫過紫色的牽牛朋友,這次有他白色的遠房親戚;同屬旋花科,前者是番薯屬,與牽牛同屬,本文主角則是魚黃草屬。 這白花植物,較草根的名字有「山猪菜」《海南植物志》,無巧不成話,與英文俗名 hogvine 相近。而《廣州植物志》以「傘花茉欒藤」記錄。 值得指出的是,查究中國的植物資料庫,都說這廣東原生植物是草本,只是型態纏繞或平卧,但英語網站則多指她是攀緣植物。 節引《中國植物誌》的描述:『葉形及大小有變化,卵形、卵狀長圓形或長圓狀披針形。葉柄長短不一。聚繖花序腋生,具少花或多花,呈繖形,花序梗長,花冠白色,有時黃色或淡紅色,漏斗狀,瓣中帶明顯具5脈,冠簷淺5裂;雄蕊內藏,花藥不扭轉。』  最愛那黃色花脈如海星般緊刻在柔薄的白色如紙的花瓣上。  近期在一些荒靜的斜坡、草坡都見其影蹤。這些照片是月初在饒宗頤文化館拍攝的。 a while ago wrote about some blue and violet flowers. among which there was the little bell or the three-lobe morning-glory. the flowering plant featuring right here is a relative. both are under the family of convolvulaceae. the purple one is of the genus of ipomoea, and... Continue Reading →

本城美樹 amazing trees in hong kong】榕樹公公廟細葉榕 chinese banyan & “banyan granny temple”, aberdeen

孤陋寡聞,不久之前方知道竟有如此可愛的廟宇。榕樹公公廟,位於香港仔舊大街的小型廟宇群落之中,在斜坡前端。 香港有如此多的榕樹,有廟供奉絕對「受得起」。 廟的頭頂橫伸這棵細葉榕,果然有點老伯拱著背的型態。受到供奉,身上又多了紅色彩帶。稍微關注的是樹受著經年香火燻薰的影響,但觀乎外貌,這位榕樹公公老當益壯。 廟的歷史最多四五十年,因為考究香港仔的掌故,除了「大王公廟」,斜路上其他的廟如榕樹公公廟1960年代並未存在。而參考幾年前一個機構舉辦的榕樹選舉結果,資料說這樹有百年歷史,希望日後可找到史料或圖片可證實。 這樹的美,不單是樹本身,更在於民間文化宗教和人情與歲月混成的街道風光。 this small altar is called banyan granny temple. it is not unusual for chinese to worship common items including plants and animals. chinese banyan is more of southern china, and with or without a physical temple, this species plays a major role in village lives and folk culture around this... Continue Reading →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