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綠臭椿花季 ailanthus fordii, flower season

近日才發現香港的市區有不少常綠臭椿,因為花實在開得燦爛。  at causeway bay sports ground 銅鑼灣運動場 這高挑的常綠樹,是地道的本土樹種,但本城人對牠的認知度並非很高。 進行資料搜集時,發現這樹種的有趣事情。 首先,這是香港和東亞樹種,所以資料主要來自香港和中國的。常綠臭椿給我一個非常深刻的印象,是樹幹筆直而很高,因為在我家附近的公園就有好幾棵七層樓高。但無論《香港植物標本室》和 “flora of china” 都寫此為小型喬木。 延伸到第二點,此樹列入「香港稀有及珍貴植物」名單上,『中國境內現狀:近危』,『本種受《林務規例》(香港法例第96章附例)保護。已成功進行人工繁殖,常用作行道樹和庭園綠化樹。』。按這些資料推斷,經過成功的人工栽種,品種無論在香港的數量和高度都大有進步。 at cadogan street temporary park 加多近街臨時公園 其三,常綠臭椿又名福氏臭椿。福氏是譯自植物的拉丁種尾名 fordii。名字由來,應該是誌念品種模式標本的採集人 charles ford。福氏對香港植物研究是一位重要人物。他在 1870 年代任職政府花園部監督。文獻記載他在 1878 年宣告『植物標本室將會成立,並以他在香港及華南地區所採集的標本作為設立植物標本室的基礎。這個植物標本室更是中國首個對外開放的植物標本室。』 回歸樹木本身。此樹其實不難辨認。樹身灰褐色而且平滑,筆直高挑。葉大互生,羽狀複葉,頂生的葉簇,猶如把把雨傘。花期在年底,五枚細小分離花瓣組成花冠,圓錐花序。  此樹雌雄異株。有趣發現第四點,百度百科有此描述:『香港此樹甚多,但因雄樹的花奇臭,所以,香港只有雌性的福氏臭椿』。愛樹朋友,值得對此考究考究。 ailanthus fordii is native hong kong and east asia. i would say this native is under-appreciated. especially after some researches in the species when finding them blooming right... Continue Reading →

Advertisements

苦楝處處 china berry trees bloom time

「三月苦戀,四月相思」,這是學植物賞樹者很上心頭也常引的一句語。說的是樹種的花季,苦楝開花後相思隨之,卻有種哀怨浪漫的聯想。 這星期天色陰暗,少了陽光,苦楝的花色中的紫透不出光彩,濃密的花叢看似蒼灰,似乎更呼應上述的情懷。 近日穿梭長沙灣,發現這個老舊社區中公園以至行道樹有很多壯大的苦楝。 每遇一棵,禁不住站在樹下,細意端視每顆花帶出的紫霞。然後走離不遠,再呼吸空氣中飄蕩的花香;苦楝開花可以濃得不可以,花薰太近或感有點嗆,走遠一點,有了距離就美。 chinaberry is common in this city and now is the high time of its blossoms. the flowers are very pretty but the colour is less fleshy and the fact that they are tiny and always come in quantity may blur the prettiness when looking the tree by far. yet you cannot... Continue Reading →

仲春芒果花季 mid spring, mago blooms

雖然沒有鮮豔的花色,但每年芒果樹開花,那種爆發力讓我無法抗拒。 芒果屬於漆樹科,特色包括花小,缺少花瓣,成頂生或腋生圓錐花序。 芒果原籍南亞,而在香港無論市區和村落,他們都深入我們的周圍如鄰里街坊。  (幾棵芒果是香港公園的老成員。these few mango trees steps away from the east entrance of hong kong park are old members of the park.) mango blooms are always explosive, so even they are of earthy tone not really fleshy, the power is there. therefore this blog year after year can’t help noting the arrival of the flower... Continue Reading →

複羽葉欒樹黃金花 golden rain tree

寫了幾次複羽葉欒樹,卻是第一遇到他的花季。 每天都有學新的機會。原來複羽葉欒樹的花很美。 近看,很小但標致,嬌黃花瓣,纖長花絲,花底抹了腮紅。 遠望,花一開,氣勢,樹冠怒放頂生圓錐花塔。 那美,更會散播,朵朵小毽跌下,讓周圍矮叢地上鋪上黃色地毯。 查究資料,此植物原生中國。難怪西方人都愛加上 chinese 在俗名上。資料也說花是有香氣的,但這陣子看到的樹都很高大,而且都在市內,未有感覺到那香氣。 從前寫此樹,都在秋季,完全因拜倒那濃密的粉紅燈籠陣(果子)。這次有幸遇到花季,最好是看到一些花轉果的狀況。大自然就是巧奪天工,參不透那嬌花如何卜碌成如吹氣的果包包。 荔枝角公園 lai chi kok park 九龍寨城公園 kowloon walled city park third time this blog wrote about this tree but a different english common name each time. this time golden raing tree is used to match the blooming season of the species. it is the first time... Continue Reading →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