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紀念日,和平紀念碑外圍的白千層 paper-bark trees, cenotaph, on remembrance day

(scroll down for english) 11月11日早上,因為和平紀念日兼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一百週年,早上別上紅色的虞美人花在襟前,走到中環皇后像廣場的和平紀念碑參與紀念儀式。 因為是公眾人士,只能在紀念碑外圍觀禮,我選了花圃樹後的位置。因為前邊視線受阻,我身旁的位置一直騰空,讓我可以安靜從容地站觀整個儀式。 愛白千層,當然因為那樹皮,顏色、質感和形態,如書本紙張美麗卻更多了生命力中的柔和韌,自命愛紙愛樹,自然扣連出憐愛。尤愛老大的白千層,那隨歲月越見扭動的軀體,本來靜態的樹幹顯出動感韻律。 皇后像廣場上的這些白千層,尤其多麻雀(也有其他雀鳥如紅耳鵯、白頭翁等)愛流連,不論在樹幹的樹皮飛降,或者樹底砂地打滾,還有開花時。 在香港說白千層,一定很多人說城門水塘,水浸白千層就是城門著名的景點。我則特愛皇后像廣場南北的白千層。遮打道以南,即匯豐銀行總行對著那邊。自從年前在水橋旁的龐大印度榕塌下後,我對廣場上美樹的投射,就轉向這裡的白千層,因為牠們身軀高大,而樹幹都皺皮扭纏,看得出牠們的年資。 而和平紀念碑這邊的白千層更是多一重肅穆和風霜。 去年,同一個特別的日子,也來過這裡且記下感受。 今年,同一個日子多了百年的意義,樹前流過悲愴歷史蒸發下來的敬意,風景更讓人心動意動。 後記:總覺得中環人、香港人太沒有好好欣賞珍重這個廣場包涵的一切,這個城市一個最核心區域中那麼寬廣的空間,留存著:歷史、城市規劃、市民呼吸放鬆的場地、實用簡美的休憩裝置如有蓋的座位亭噴水池,還有沉重的世界和本地過往經歷的紀念碑,不少得從愛自然角度這裡相對幸福的樹木生長環境。 算吧,倒過來想,這也許好事,香港人是個繁鬧的社群,找到喜歡的事與物,就會一輪喧擾干亂,由得安寧或者更好。 i wrote about the remembrance day and paper-bark trees next to the cenotaph last year. this year, i hesitated for a second should i repeat the same topic, but there is an urge inside me chanting cannot skip making a note... Continue Reading →

Advertisements

【本城美樹 amazing trees in hong kong】皇后像廣場的白千層

這次說的不只一棵樹,而是一眾白千層,在皇后像廣場上。 廣場分南北,以遮打道分隔,白千層散植兩邊。廣場增闢花園用途始於 1960 年代中,估計種植年代,最早可追溯到該年份。 本來廣場上,有棵高大濃密樹蔭覆蓋水池小橋儼如皇后般的大樹,可惜今夏的颱風把那碩大的印度榕掃走了。廣場的視線空間重整,不知是否相關,覺得今年這裡的白千層開花特別燦爛。 有聽說白千層樹幹,隨年歲越顯扭曲。這裡的樹,絕對是皺紋滿面。 特別喜歡對望著和平紀念碑在廣場北這邊的白千層,那歲月的展示,加上那白,覺得樹與紀念碑之間存在感應,為戰爭為這個城市的歷史,傳送肅穆的靈性。 白千層不是本土樹,但上世紀廣為採用種植此地,無論市區、行道、郊區,為這城市的綠化肯定立下汗馬功勞,獨特的型態,就是不懂樹的朋友也會略有印象。心存感謝。  皇后像廣場北的老白千層 the old and wrinkled paperbarks on square north next to cenotaph unlike earlier posts under this topic, this is about more than one tree. this post is an ode to the paperbarks,  probably about a dozen, on statue square in central. statue square is divided into north... Continue Reading →

龍和道的金蒲桃 golden penda (xanthostemon chrysanthus) along lung wo road

今天立法會選舉公佈結果。最近龍和道上金黃閃耀,是特殊的感應? 其實是龍和道的公路中間,種植一排金蒲桃,正應時開花。 金蒲桃來自澳洲,在香港的公園和樹道蠻常見。這常綠小喬木,夏秋之間開花。金黃色的花球,來勢洶洶,而且花期長。 大家細心端詳美麗的聚傘花序,會發覺主角是濃密的雄蕊花絲而並非花瓣。 一絲一絲聚合起來成傘,爾後更會成果。世事與自然界道理也如是。 yesterday the city went through the legco election, today is the result day. we are not discussing the election here. it just happened that two days ago i went pass admiralty and the government hq and i walked all the way to central. along the route, there is lung wo... Continue Reading →

九龍公園植物筆記 2016.5.29 kowloon park plant notes

這次筆記可能零碎一些,但重點在品種特別是植物的科的特色。 these notes may appear quite random but try to name characteris of the family and the species. ♦♦ + 黃槐 sunshine tree (senna sulfurea) - 蘇木科 caesalpinioideae family # 蘇木科 caesalpinioideae family - 第一和第二葉軸上有腺點。leaves usually paripinnate or binary; raceme inflorescence.      ~ 葉軸 (參考: 香港家育城) ♦♦ + 蜘蛛抱蛋 common aspidistra (aspidistra elatior) - 百合科... Continue Reading →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